冠军杯邀凯格林来中国10分站叫价30万

2019-10-09 07:59:18 围观 : 97

  

冠军杯邀凯格林来中国10分站叫价30万

  

冠军杯邀凯格林来中国10分站叫价30万

  当记者问起他为什么会和希斯有那么大的矛盾的时候,他当场落泪,这个坚强的男孩原来早在之前受过气,因为自己和希斯差距太大,让他产生了超强的自卑心理,也让他开始反感希斯。但是误会解除后他们依然是和好如初的。

  打那时起,格林不仅在布鲁克林健身房进行艰苦的训练,还在那里工作。格林说:“我以前在这里打扫更衣室、擦地和负责前台接待。我还经常睡在这里,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健美圈出现“天价”出场费:30万仅表演10分钟,网友评论:小伙伴都惊呆了!

  婴儿时期的格林就被父母抛弃在了孤儿院门口,他是一个由政府机构担任监护人的青少年。住在充斥着暴力、血腥与犯罪的纽约布鲁克林区。小时候,他几乎从来没有安全感,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一间隐蔽在狭小、没有窗户的地下室里,里面摆放着老式的金属拉力器的健身房——布鲁克林健身房,转眼间这间地下室就成了他的避难所,也成了他的家,健身房的会员就是他的家人。在这里他的身心得到了快速的成长。

  凯格林内心受伤后,不会堕落,而是奋发图强,他一直拿第二,所以他努力努力再努力,就是为了去争第一的位置,他也做到了,他从他偶像施瓦辛格的手里拿到了冠军的奖杯,他激动不已。

  健美这项运动,与其说是与他人比较高低,更不如说是一项突破自己的项目。每一次备赛,减脂、控油、低碳、脱水以及高强度高密度负重训练等等,无不是在突破人体生理的极限。如果你没有打过健美比赛,那么你没有资格贬低与质疑这个项目。

  凯格林,一位恐怖的肌肉猛兽,也是一位阳光的快乐男孩,他的人生是励志的,也将继续励志下去,创造属于他的传奇。

  近日,小编获取准确消息“DMS国际体育宣布凯格林将受邀出现在DMS冠军杯健身健美公开赛西安站上”很多舆论纷至沓来,“凯格林怎么这么贵,是不是还需要特殊服务啊?”“他凭什么这么贵,那施瓦辛格怎么办?”“他不值这个钱,要是菲尔希斯还行”

  在阿诺德传统健美比赛的舞台上,施瓦辛格这样评价凯格林:“对于健美而言,凯格林就是最好的礼物,他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健美运动员。”

  “DMS冠军杯”健身健美公开赛是由DMS国际体育主办的全国性大型健身健美系列赛事。2017年”DMS冠军杯“将在中国10个城市设置赛点,为国内数千万健身爱好者及运动员提供舞台,预计超过10000人次运动员参赛、300万线上线下观众观看,数百家媒体关注报道。赛事以健体、健美和比基尼为主要项目,由资深国际级裁判执裁打分,保证赛事公平公正;赛事舞台由时尚界大咖进行设计,满足观众挑剔的视觉需求。此外,赛事将提供超过两百万元奖励,作为运动员丰厚的奖金和支持。

  即使这样,在12年奥赛场上,顶尖对顶尖,这时一点点的天赋则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格林没有战胜菲尔.西斯,拿到了第二名。黯然流泪,这背后是拼了命的努力,健美就是他的生命,奥赛冠军则是他生命中的至高荣誉,看了下面的图,你就知道格林为何如此伤心了。拼了命的努力,却拿到了第二名,谁会甘心?

  DMS冠军杯.西安站赛事安排2017年8月12日13:30西安曲江国际会议中心

  其实质疑归质疑,淡定下来想了想这一切还是很合理的。大家对格林的认可与崇拜,不单单是出自对一名高水平健美运动员的赞扬,更尊敬他不屈的精神,小编上网搜了搜,格林的人生道路还是挺曲折的。

  凯格林30万出场费只不过是这个大时代来临的预兆,不论是运动员还是精神领袖、小编都觉得凯格林值这个钱,你觉得呢?

  像是DMS冠军杯健身健美公开赛还会有很多,“DMS冠军杯”健身健美公开赛前9站为分站赛,分别为郑州站、厦门站、宜昌站、北京站、重庆站、西安站、杭州站、武汉站,深圳站,最后1站为总决赛,设在北京。全场前6名直接进入“DMS”冠军杯北京总站决赛环节。DMS为运动员施展才艺及实现梦想提供更多的空间及渠道。

  格林说:“我找到了一个能把自己经受的挫折和愤怒很好转化的地方,在这里我发现了自己闪光的一面,当时我十几岁,虽然书读得不好,但我可以在这里进行出色的训练并能做出几个很棒的举重动作,这就足够了。”

  健身产业高速发展,各大组织的健美赛事接连不断、健美新人层出不穷,这无疑是表明我国健身健美运动在告诉发展。终有一天中国健美会走向世界舞台,中国健美运动员也会越来越有经济基础。凯格林的“天价”表演,仅仅只是个开始!

  在赢得第一个阿诺德冠军前,格林从来没有拥有过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那时的格林为了备赛,每次去超市,看到西兰花和芦笋的价格后,便转身选择了更便宜的扁豆,走到肉制品区选择最便宜的鱼排 。住的是十几人的合租房。每天的训练都是坐1个多小时的地铁,他每次上厕所都得自己拿着手纸,直到09年赢得阿诺德冠军后才搬进了现在的小公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