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什去世:这个美国权势家族留下了什么遗产

2019-10-09 09:30:06 围观 : 92

  

老布什去世:这个美国权势家族留下了什么遗产

   对于基督教右翼势力来说,世界上存在着代表上帝的正义的力量和代表撒旦的邪恶力量之间的对立,而美国正是站在上帝一边的,反对美国的各种势力当然都是邪恶的。在二战期间,这个邪恶势力就是纳粹德国和日本,在冷战期间,苏联成为美国人口中的邪恶势力。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这一边似乎获得了胜利,知名学者福山写作了《历史的终结》一书,认为历史的使命已经完成,美国赢得了最终的胜利。然而这种正邪对立的思维方式仍然主导着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如果没有这样一个邪恶力量,美国人就自己造一个出来。 特朗普本人其实宗教成分并不浓厚,虽然他为了争取右翼保守势力的选民而装作很虔诚,但是他的行为和正统的宗教人士其实相差太远。然而,并不虔诚的特朗普,其行为模式和思维方式却完全继承了小布什时代的基督教右翼保守势力。同小布什一样,特朗普无视国际规则,一味维护美国利益的行为,即便不断遭到国际社会的批评却依然我行我素。终结者6曝新画面分身机器人太帅施瓦辛格老当益,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本应当承担相应的国际责任,然而以特朗普为首的美国政府却只顾及自己的地位,肆意破坏国际规则,退出国际组织。这一行为方式和小布什时代的行为方式,其实质是一样的,都是对美国的特殊优势地位的狂热自信,更是一种美国作为“上帝新选民”的傲慢。 1991年,老布什发动了对伊拉克的战争,然而在右翼势力看来,老布什过于温和,并没有贯彻右翼政策的魄力,老布什也因此只担任了一次总统。因此,吸取父亲的前车之鉴,小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右翼的外交观念开始大行其道。正好在其担任总统的第二年,发动了911事件,这正好给了这些宗教右翼势力以口实。小布什公开把这些反对美国的势力称之为“邪恶势力”,在第二年,小布什发布了著名的“邪恶轴心”的国情咨文,正式提出“邪恶轴心”的概念。这无疑是对基督教右翼势力主张的正邪对立的思维方式的继承。在这种思维的主导下,在2001年和2003年,小布什政府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很多人都知道小布什在年轻的时候是个出名的浪荡子,现在留存下来的他在大学的记录表明,这位公子哥儿成绩很差,生活作风放荡,而且酗酒,还有酒后驾车的记录。不过在宣传当中,小布什总是表现的是一个合格的,符合基督教传统道德做派的人物。 陈卓:向左走,向右走—新保守派为什么能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巨大影响? 外交学院,2005-06-01 说起布什家族,大家可能第一反应都是这家族是美国典型的政治家族,和美国历史上出现过的肯尼迪家族,亚当斯家族这些掌握大权的家族没什么不同。然而,从政治谱系上来说,布什家族则属于右翼,并且和基督教保守势力有着密切联系。 古人云盖棺论定,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刚刚去世,我们似乎可以给他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区别于他的儿子小布什,老布什在外交上采取较为温和的态度,但是基督教右翼保守势力正在其总统任期内的兴起,并且在小布什时代大行其道,其影响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特朗普正是布什家族遗产的真正继承人。 罗丽娟:冷战后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与“” ,上海外国语大学,2003-12-25 我们都知道,最早的一批美国移民都是来自英国的新教徒,因此美国的老牌白人家族很多都有深厚的基督教背景,布什家族也是如此。很多介绍布什家族的书会提到他们家经营钢铁贸易的事迹,其实小布什的曾祖父萨缪尔布什本人就是一位牧师。老布什后来虽然经营工商业,但是这种宗教情节其实在其家族当中根深蒂固。 对于这两场战争,国内很多的分析都认为这是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悍然采取的单边主义的行为,然而,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两场战争其实对美国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美国推翻了两个潜在的,可以拉拢的合法政府,却制造了一大批的对手。战争消耗了大量的资金,严重增加了美国的财政负担。而为发动战争所找的一切理由最后都被发现是站不住脚的,这也影响到了美国人的国际形象。不过,这两场战争虽然对美国并没有什么好处,却是大大有利于宗教右翼势力的。小布什在整个事件当中表现出来的强烈的宗教情绪对于中东的穆斯林群体是一个强烈的刺激。在一次演讲当中,小布什甚至说要对伊斯兰世界发动十字军,懂点历史的朋友都知道这是对穆斯林的强烈冒犯。在伊拉克战争之后,迅速发展了起来,这正好印证了基督教右翼势力的观点——世界上存在着正邪对立,而美国正担负着对抗邪恶力量的责任。 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刚刚去世,我们似乎可以给他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区别于他的儿子小布什,老布什在外交上采取较为温和的态度,但是基督教右翼保守势力在其总统任期内兴起,并且一直影响到了现在。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特朗普正是布什家族遗产的真正继承人。 忠于婚姻和家庭是美国传统基督教道德的重要成分,小布什的家庭生活也确实没什么绯闻 距离小布什第一次担任美国总统已经过去了18年,就是距离他卸任也已经十年了。这十年足以抹去很多负面评价,人们对小布什的记忆可能也就剩下了发动两次战争而已。然而通过我们的分析不难看到,小布什的单边主义立场其实就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的先声。 发布:2018-12-02 08:07:03更新:2018-12-02 08:07:03 我们不难看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的外交思路是继承了与布什家族有着密切联系的基督教右翼保守势力的衣钵的,这一点由于特朗普本人淡薄的宗教色彩而不容易体现出来,然而在2016年的大选当中,基督教右翼保守势力在整体上是支持特朗普的,可见他们深知谁才是自己真正的支持者。布什父子执政期间种下的恶果,奥巴马政府花了八年时间去清理,而如今的特朗普却在程度上比布什父子更甚。可以想见,在未来的很多年,右翼保守势力所代表的的偏狭的外交和政治立场将在美国继续发挥巨大的作用,给世界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刘垚:乔治·沃克·布什的宗教信仰与美国外交政策,天津师范大学,2010-03-27 邓信良:宗教右翼对小布什政府外交政策的影响初探 《学理论》2018-01-05 此外,特朗普对于以色列的偏袒政策也完全是对小布什政府的继承。在就任总统之后不久,特朗普在明知会导致中东地区政局动荡的情况下依然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种当年小布什政府与沙龙政府沆瀣一气的行为何其相似。然而即便是小布什政府,也不敢悍然触碰耶路撒冷的底线。在单边主义的作风上,特朗普做的比小布什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起来美国是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其实宗教对国家的政策影响很深。比如说基督教的教义本来有谦逊的成分,基督教教友会的格言就是“恭敬人,请相互谦逊”。但是美国特色的基督教却走了歪路,比如说美国人坚信他们建立的“美利坚合众国”是受到上帝福佑的国家,他们的政治制度所具有的的普世性也来自上帝的保证。一些极右翼宗教人士甚至认为,在世界上推广美国的制度和文化正是上帝的旨意。19世纪美国曾盛行一个论调,那就是美国被上帝赐予了统治北美大陆的特权,美国人称之为“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这种宗教意识从而形成了特殊的美国特殊论的思想,使得美国人盲目相信自己在各方面都具有无与伦比的优越性,这种思维方式其实正是美国人狂妄和傲慢的国民性的根源。 此外,美国的右翼势力对以色列有着特殊的情感,按照一些福音派基督教人士的看法,在世界末日的正邪大战来领之前,所有流散的以色列人将会回归。小布什政府在阿以冲突当中坚决站在以色列一边,不顾国家社会的谴责而支持沙龙的单边主义政策,在美剧《边缘政策》当中,一位偏袒以色列的美国外交官甚至有意想放任世界大战的发生,这一人物形象显然是在讽刺右翼保守势力的亲以色列立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宗教目的,甚至可以牺牲全世界。 小布什政府能够撇开联合国,无视盟友法国和德国的反对,悍然发动两次战争的心理依据也正是如此。在2002年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当中,小布什宣称,如果有必要的话,美国将在反恐问题上单独行动。其实不光是反恐问题,小布什在任何涉及到美国国家利益的问题上采取的都是随心所欲的单边主义的政策,无论是单方面退出《反弹道导弹公约》,还是拒绝签署《京都议定书》、《生物武器公约》以及《全面禁止核武器公约》,都体现了这种傲慢的态度。这种态度让人感觉小布什政府几乎没有将国际社会放在眼里。 除了单边主义之外,小布什政府还处处在世界山表现出一种“舍我其谁”的世界警察的面目。为此,小布什专门发明了“先发制人”的外交理念,声称美国人有权力在“威胁还没有抵达美国边界的时候就采取政策来消灭威胁,以维护美国的安全”。小布什这种坚信美国人的一切举动都是正义的,受到上帝许可的狂热的单边主义立场,显然和他的宗教背景是离不开的。 可以想象,传统基督教保守势力主张的美国优先,美国特殊论也被小布什奉为圭臬。在传统的基督教的概念当中有一个上帝选民的概念,这个选民其实一直指的是犹太人,意思是犹太人是上帝特别关照的民族。这种选民观念也被美国人所继承,他们相信自己是上帝特别关照的民族。因此,只要是美国人认为是正确的,美国人就要去践行,哪怕为其他民族和国家所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