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第二次独立的独立宣言——平吴大诰

2019-10-08 23:28:29 围观 : 100

  

越南第二次独立的独立宣言——平吴大诰

  蒙元帝国时期,三次被安南的陈朝打败。元末明初,陈朝的汉人权臣胡季犛(音MAO,二声),趁陈朝主少国疑,于1400年,废了陈少帝,建立胡朝。 接着,文章控诉吴国占领越国之后,“连兵结衅”,控诉明人所作的“欺天罔民”的种种罪恶,体现出儒家的民本思想。 在历史上,秦帝国扩张,征服越南,设立象郡,汉帝国在那里设立交州,唐帝国在那里设立安南都护府,一直到五代十国,越南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五代十国以后,越南建国,是为安南王国。 胡朝屡屡对明朝表示效忠,但明成祖朱棣却嗤之以鼻,1407年,明朝出兵八十万,以名将张辅统率,灭胡朝,吞并安南。张辅发布《平南露布》 ,明成祖颁布诏书,设立交趾省。胡朝只存在了短短七年。 而后再叙黎利发动蓝山起义,施瓦辛格的三个儿子颜值差太多二儿子长相真是。抗明建国的种种艰辛,讲述黎利不屈不挠,渐渐由弱变强,反败为胜的历程。文章指出,黎利能战胜明朝,是因为他是正义的,“以大义而胜凶残,以至仁而易强暴”。 1428年,焦头烂额的明宣宗,实在经不起巨额军费的损失,于是宣布撤除交趾省,残余明军从安南撤军。安南在历史上第二次独立,建立后黎朝,重建大越帝国,与大明帝国成为儒家文化圈中的平起平坐的南北朝。 十九世纪法国吞并越南,使越南脱离了儒家文化圈;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日本推翻法国统治,占领越南;二战后,俄国支持北越,美国支持南越,双方大打出手,最终,1975年,北越获胜,越南统一。越南历史上这三件大事,使得越南最终与中国彻底分道扬镳。 《平吴大诰》的内容,主要写黎太祖黎利的军队与明朝军队之间的战争,以及突出黎利率领大越国实现独立的合理性。在全文一开始,就揭示“仁义之举,要在安民,吊伐之师,莫先去暴”的除暴安民思想;继而提出,“惟我大越之国,山川之封域既殊,南北之风俗亦异”,以彰显越人独立的合理性。 之所以说朝鲜是完全附属国,是因为朝鲜一直是王国,老老实实地附属于中央帝国;之所以说越南是半独立半附属国,是因为,宋帝国封其国主为安南国王,其国对中央帝国,称为王国,是为附属,但实际上,其国自己则自称大越帝国,自视为与大元帝国或大明帝国平起平坐的南北朝,在他们看来,中国为儒家文化圈的北朝,越南为儒家文化圈的南朝。 五代十国时期,各国林立,宋帝国建立后,吞并了不少国家,但是,其版图规模,远远比不上唐帝国那样广大,也就是说,在原先唐帝国的版图上,出现了宋帝国、辽帝国、西夏帝国、安南帝国等国。 汉人后裔胡季犛建立的胡朝,在安南不得人心,而明朝侵略军,则更是处处遭到越族的反抗与袭击。明朝在安南花费了巨额军费,但各地的反抗却是愈演愈烈。1418年,清化人黎利,发动蓝山起义,展开了十年抗明战争。明朝名将柳升等阵亡,明军损失惨重。安南人不畏强暴,奋起反抗,敢于斗争,善于斗争,将看似强大不可一世的明朝侵略军,打得溃不成军。 汉字文化圈四国,分为四等:中国是宗主国、完全独立国,日本是完全独立国,越南是半独立半附属国,朝鲜是完全附属国。 《平吴大诰》以黎太祖黎利的口吻发布,由黎利的资深谋士阮廌(ZHI,四声)代笔撰写,吸收了古代辞赋的写法,仿照北宋苏洵的《六国论》,《六国论》以秦国为一方,以六国(齐、楚、燕、韩、赵、魏)为另一方,展现出战国时代错综复杂的形势,《平吴大诰》亦采用此一写法,把明军及黎利军之间历时十年的战事,以及双方的总体形势和最终定局,写得淋漓尽致,气势雄浑。全文贯穿着民族主义情感和儒家的仁义思想,既在政治上具有重要意义,在文学上亦有相当成就。在当代,文章改名《我大越国》,收录于越南中学语文课本。 安南于十九世纪后期被法国占领,从此,越南、中国真正分开,在此之前,千百年来,安南一直是儒家文化圈的一员,因此,黎朝视明朝为北朝,自称为南朝,在它看来,吴国与越国,为儒家文化圈中的两个地方政权,地位是一样的,此时的越国抗击吴国,如同当年春秋时期吴越之战一样,也如同战国七雄时期,赵魏抗击暴秦。 最后,文章说,大越国独立复国,黎利功劳殊巨,“社稷以之奠安,山川以之改观,乾坤既否而复泰,日月既晦而复明。于以开万世太平之基,于以雪千古无穷之耻,是由天地祖宗之灵有以默相阴佑而致然也!”,因此,在这个历史时刻,“于戏!一戎大定,迄成无竞之功;四海永清,诞布维新之诰。播告遐迩,咸使闻知!” 当年朱元璋起兵反元,建立了西吴王国,后来升级为大明帝国,黎利认为他们只是儒家文化圈的一个地方政权,与安南是一样的,因此,称之为吴,在驱逐了明军之后,黎利发布了越南历史上著名的千古雄文《平吴大诰》。 安南建国后,中国与安南屡屡交战,败多胜少,仅有的两次降伏安南,在明清两朝,都是降伏了越南的汉人王朝——胡朝以及胡朝的后裔西山朝,而从未能降伏安南土著越族亦即京族建立的王朝。 安南与南方其它十国一样,在唐帝国崩溃以后出现,但是宋帝国未能将其统一,最后形成了越南。